定陶县情网
天气预报   站内检索
最新推荐 更多>>
·巨野县关于征集家谱活动的公告
·《巨野大事记》第五期
·关于做好《巨野年鉴(2014)》发行和《巨野年鉴(2015)》组稿编纂工作的通知
·《巨野大事记》第四期
·关于调整巨野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组成人员的通知
·《巨野大事记》第三期
·关于印发《<巨野村镇志略>编纂方案》的通知
·《巨野大事记》第二期
·《巨野县志》
·关于巨野县城区部分街道命名更名的通知
麟乡文史 当前位置:>>巨野县情网>>首页 >> 麟乡文史 >>


邑侯赵公平寇传

文章更新:2015-01-06 11:05:05

    赵公,讳延庆,字亨伯,古晋世家之后,幼沉毅有大志,乙卯领乡荐,丙辰岁进士,筮仕①乐亭,再之丘,清风惠政,在在口碑,且有实录。未几,复移巨野,从材望也。
    先,公未来。人假经偈,道号“闻香教”,煽惑愚民。徐诵者,名鸿儒,聚众万于贾敬屯,旋夺梁家楼一带,巢之。盖地居朝范郓巨曹濮之界,贼②易聚难治,目耽耽郓巨已久。四月二十八日,贼故缚其仇人杨子雷,以千余拥至城下,假称构讼送县,县丞盖君闭城门。收其缚,贼乃窥坚瑕而去。至五月三日,公始上任。贼聚愈多,氛愈炽。公在途已兼知贼状,至,即慰百姓曰:“尔等毋畏,何物小丑,滔天作孽,会须剿灭此贼,以宁尔,龚渤海单骑论贼之法,可尝试也”。遂移文贼营,其略曰:尔等皆我良民,只因无知,被妖贼哄诱,既不惜破家荡产以供之,又将妻领子以归之,纵富贵,离析污蔑,已不可言,况无富贵可图。一入贼党,不从贼命,贼必杀尔,一从贼命,朝廷又杀尔,当思。假弗(原文为佛)聚众作乱者皆利尔,之有以祸尔身家者也。尔等何若孝顺父母,天心享佑,便是无上因果。毋作非为,刑罚不及,便是极乐西天。限尔三日,各散肄业,本县当不念旧恶,如执迷不悔,朝廷之三尺凛,如夫又何敢爱焉。贼不听论,后,一面报上,一面修备现城垒。二月,地震坍塌,曰城不百雉③,堞逾千坏,其将何以自卫哉。爰④鳩⑤工聚材躬运砖石,人见父母为民若此,即儿童妇女亦皆踊跃供役。不三日,千余坏垛完,遂募健儿三千并城中火甲夫数千,率就神前誓曰:封疆之臣,为朝廷守土效死而弗去分也,而今而后,有不一心于民者,有如日。士卒感泣,亦自誓曰:而今而后,有不一心以从父母者,亦如日。乃分队划守,十夫有长,百夫有总,千夫有率。公于是昼夜巡视城上不休。城上士卒亦昼夜执锐,弗敢懈然。
    贼奸细日日来,日日捉杀其大者。初七日,有贼头目张小楼、刘小川潜入窥公之为,人且约为内应。及回至北城,为逻卒所获。公问以营中事,坚不答,乃亲自射杀之。初十日,又获徐鸿儒弟徐和宇,号英烈王,又同党刘光学,号都总兵,口称往北直、河南各邀兵三千。不幸为乡兵所获。公讯以何日起事。称十三日先取郓城,次巨野,次嘉祥,以及济宁,截取漕米饷兵。初,犹谓其绐⑥我,乃百姓闻言逃窜无所至。十三日早,贼果自梁家楼掠入郓城,如蹈无人之境,城门内开,县官逃,士民欲逃无路。十死七八,僵尸填井溢巷,乃尽搜金帛。夜去,仍据梁家楼一带。
    十四日早,遂攻巨野,盖以神速之机,攻我意外也。贼至,先焚西关厢民舍,南关厢继之。有生员赵惟谅,步随母骑而逃,遇贼,谅杀两贼,余贼乃夺其母之马而杀谅。即进薄城下,公自射死二贼。城上矢石如雨下。有强贼头顶木桌入城门下,用大斧斫门。公下健卒于瓮城中,候斫有孔,即从孔中以枪刺死二贼,仍钩贼首,断之。贼又举火攻,公令卒以水浇灭。贼计穷,乃退。公即戒众曰:贼此番不利,明日必悉营来攻。
    十八日,贼乃大至,约六七千。用牛车三辆为先锋,上载麦秸,高舆比城门齐。仍以所掠良民系颈牵牛,意在发火焚城门。不知公已先布铁蒺藜石桥上,牛至即跪跌。公谓牵牛者:尔若良民,当以所携镰割绳走。众果如言走。公又自裹火药一包,丢至车上,火起车焚,贼却,及火息,贼又用前智来斫门,公亦仍用前智又刺死一贼。城外伏兵生员田惟总、毕珣,壮丁唐科等截杀,城上仍下矢石,杀贼百余。贼无奈,焚东北两厢关民舍,杀我老稚十数而退,盖自晨以及夕矣。
    二十日,招乡兵剿佀家楼贼,即梁家楼分以攻巨野者,斩首一千三百余级,焚杀无等。续又剿武安集、梁家店、侯家楼等处,俱焚杀数百余名。此贼俱系梁家楼相犄角者。独梁家楼寨栅重重,堑沟深大,兵不敢轻进。方议大集乡兵扑灭。至六月十一日,贼惧,望邹滕而逃。十二日,经巨野孙官屯境界,乡兵万余围截。生员葛克宅捉杀贼右丞相陈灿宇父子,然贼且战且走,扬言曰:我们自分必死,今畏赵知县,走欲暂活数日尔,尔等良民,我杀尔一人,将寡尔妻,孤尔子,自苦何为?贼遂舍死冲阵。十七日,始渡河东去。守土臣例不宜出疆追逐,乃遣人捉拿贼数头目段小台、于大才等,口称合兵报仇。公自是益浚池隍,岸高丈余,外副以堑坑,阔深七八尺。又外路口要害俱掘品字大坑,使贼马不得驱驰。仍招乡兵,日操练之。至十月初,贼果数万由徐州界渡河望巨野来。十一日,至县康家集,候⑦先领乡兵二万伏道侧。及昏,候挥兵张左右翼,击贼。呼声一振,贼皆倒戈。须臾歼杀殆尽,妖氛一清,人始安枕。从来父母为民捍患未有如此重且巨焉者。传者曰:昔许逵为乐陵令,山东流贼逢起,逵了无声援,以独力抗御,使贼不得长驱。东省诸郡竟赖逵以全,迄今爛焉,史册金石并垂矣。恶,见夫长枪大刃自叱咤者,得独戡乱之能也,公今亦令东省与逵同遇,妖贼蜂起,又同,但所以抗贼者,盖逵也久于官,而公也,任厥始,仓卒号招较从容展错者,力不啻仲伯。乃能分甘共苦,感激士卒,三千一心,竟固圉。且驱贼嘉、单、金、武、鱼、陶诸邑,咸籍屏蔽焉。夫独逵也乎哉,其裘带退师,俎豆御侮,儒而将者欤!

   注释: 本文摘自明天启巨野县志《邑候赵公平寇传》。
   ①筮仕,指初出做官。
   ②贼,封建社会士大夫阶层对徐鸿儒起义军的蔑称。
   ③雉,又低又矮的城墙。
   ④爰,于是。
   ⑤鳩,聚集。
   ⑥绐,欺骗。
   ⑦候,指邑候赵延庆。



2006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 5.0以上版本  1024*768 像素的浏览器访问
E-mail:heze@dfz.cn 电话:5310756版权所有:菏泽市地方史志办公室
网站统计 039697